亞里西斯

隨意的文、隨意的圖

全職特傳因與聿等小說迷ˊˋ

《冰漾生子》紜亞羽漾生賀--出名的第一步


※冰漾生子私設


※2/13起的筆結果到現在才寫完(遭毆 ,褚紜亞褚羽漾生日為2/14日情人節


※ 阿格的點文


     明天就是家裡兩個寶貝紜亞和羽漾的生日了,褚冥漾原本是想要好好準備一下籌劃明天要怎麼來慶祝的,沒想到公會突然發來了任務,這可讓他傷透腦筋。

 

    看內容這次的任務可能會需要一整天才有辦法解決,於是褚冥漾深思之後還是決定推掉。

 

        「爸,不用推掉啦。」原本正要傳簡訊拒絕任務通知的褚冥漾被褚紜亞拉住了手,「我和羽漾也不是一定要過生日啊,而且我們也可以顧好自己的。」做為冰炎的兒女,年僅六歲的褚紜亞和褚羽漾也同樣十分早熟,先不說那智商恐破200的頭腦,深思熟慮的程度也不輸大人,只是那萌度破表總是欺騙了許多無知的善良老百姓,但總歸一句話,放著兩位孩子在家是十成十的不會出事。

 

        「唉?可是難得的生日……」褚冥漾猶豫了,因為這張任務單標明了要兩人,而任務地點又是號稱約會聖地的月詠之泉。情人節將近,有段時間沒有好好跟冰炎相處的褚冥漾是很想跟冰炎一起去的。

 

        這時褚羽漾拉著褚冥漾的另一隻手說道:「爸爸,你就和父親去約會吧,我和姊可以待在家裡的。」

 

        他到底該感謝他們的成熟懂事還是該擔憂他們會沒有童年啊!?作為小孩子不是應該對於生日有期待嗎,為什麼他家的兩隻小朋友都沒有這種童貞?褚冥漾無奈了,想當初他還小的時候可是很期待媽媽做的蛋糕和生日大餐的,怎麼他眼前兩位對這都完全沒有興趣。

 

        晚餐時冰炎聽到了兩個小孩跟褚冥漾的提議,在撇了眼褚紜亞及褚羽漾後便開口:「不然就讓他們兩個人去參加學院的情人節活動啊,這樣也不會無聊了不是?」他其實很明白要不是褚冥漾想要幫他們慶生,褚紜亞和褚羽漾是很想參加學院的情人節活動的,因為在他們兩個百般要求以及其他同學的強烈贊成下,學校同意他們兩個越級去參加國小部的情人節活動,這可是讓那兩位與年齡不服的小鬼期待很久了。

 

        「唉!?對喔學校還有辦情人節活動呢,我都忘了。」在畢業後擔任學院言靈講師的褚冥漾這才想起來每年這個時候學院都有活動。沒辦法,學院活動怎麼比的上親生孩子們的生日來的重要呢?「那麼紜亞還有羽漾你們要小心喔。」天下父母心,做為爸爸的褚冥漾實在會擔心兩位寶貝受傷。

 

        這句話若是讓國小部的學長姐們聽到絕對會吐血的。褚羽漾默默的在心裡吐嘈,「我們會的。」心裡想歸想,但還是得讓常常擔心天擔心地的爸爸放心。

 

        而褚紜亞就沒有這麼上心了,「要小心的應該是國小部的學長姐吧。」一刀見血,非常毫不留情的自信展現了他對於這活動的勝利勢在必得。

 

        只是兩位幼稚園的小朋友,你們可是會遇到年齡是你們兩倍的小六生啊!這種自信到底何來?

 

        「唉唉?你們明明是幼稚園不是嗎?怎麼會去參加國小部的活動?」褚冥漾真的是無法理解學院的管理。

 

隔天早上七點,冰炎和褚冥漾盡父母的責任送褚紜亞和褚羽漾到學院門口後,便前往任務地點了。而褚紜亞和褚羽漾毫不遲疑得前往國小部的活動參加簽到處報到,一路上受到了各位學長姐疑惑的眼光關注。

 

        「他們幹嘛這樣看著我們啊?」褚羽漾疑惑了,絲毫不懷疑是因為他們兩個的年齡不符。

 

        「誰知道。」褚紜亞回答。

 

        抵達簽到處時,工作人員看到兩個穿著幼稚園制服的小孩先是愣了一下,隨後因為褚羽漾那特殊的頭髮而認出人來,「你們兩位……就是褚紜亞和褚羽漾嗎?」看到兩位點點頭後便再次說道:「你們兩個在這次活動是搭檔,這是說明書。有疑惑的話隨時可以來問,然後麻煩在這邊簽名。」在遞過兩份說明書後工作人員指著前面的簽到表。

 

        在簽到表上簽下自己的大名,褚紜亞和褚羽漾便開始閱讀說明書了。

 

        這次活動是以雙人搭檔的方式進行,主幹任務是追殺巧克力。巧克力就像是網遊一樣的怪,有等級的差異而且當離巧克力太近時巧克力便會主動攻擊,會有機率掉落金幣以及任務單,完成任務時會有金幣作為獎勵。任何帶有金幣的東西只要被破壞皆會掉落金幣,且不限任何方式得到金幣。最終名次將由金幣數量的多寡作為標準。活動範圍為整個國小部。

 

        「其實不會很麻煩嘛。」褚紜亞在看完說明書後只是淡淡的評論了一下活動設計,便看著褚羽漾問:「你覺得呢?」

 

        「恩……我想我們就找幾個大一點的巧克力吧,這上面寫不同等級的巧克力會有不同數量的金幣掉落。」褚羽漾瞄了一眼自己的姊姊後又埋進說明書裡,「然後在專挑高年級的打應該就可以了。」因為高年級的大部分都比較有能力賺比較多的金幣,用搶的比打巧克力有效率。

 

        「好,那我們任務就挑著做吧,邊完成任務邊賺金幣應該不難才是。」兩人很快就達成了共識,隨意找了個人比較少的草地坐下後便開始整理自己帶的符紙和水晶。

 

        活動八點開始,他們便躺在草地上開始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起了天等待時間的到來。

 

        時間一到,馬上就有一個巧克力出現在他們倆的面前,而他們也不慌張,褚紜亞拿起了爆符一揮手就是用長槍將心形的巧克力砍成兩半。

 

        看著巧克力消失,兩人無言的望著空無一物的地面,「金幣呢?」褚紜亞疑惑了,不會就這麼背吧……

 

        「說明書上是說機率出現,我想我們剛好就碰上了這機率。」褚羽漾傻眼了,到底是出現金幣和任務單的機率太低還是他們運氣太差了?怎麼開局就遇上這種事。

 

        不過他們兩個人決定不將這事放在心上,開始漫無目的地的遊走,執行獵殺巧克力的行動。

 

        也不知道是不是血緣問題還是什麼原因,一路上無論是大隻的巧克力還是小顆的巧克力,掉出來的都不是金幣,最多最多就只有任務單,這讓兩位對奪冠頗有信心的小孩皺了皺眉。

 

        於是褚紜亞和褚羽漾改變了方針,先解任務再打巧克力。

 

        經過了各種大大小小繁雜瑣碎的任務,兩人其實也積了不少的金幣,但就是沒有半個是從巧克力上掉下來的,「我不信!這是什麼爛機率!說好的金幣呢,我怎麼就是沒有看到半個!」在褚羽漾用爆符製掌心雷轟了第99個巧克力後,褚紜亞望著一樣什麼金幣都沒有的地面炸毛了。

 

        褚羽漾則是皺了下眉,然後拉著褚紜亞的袖子指著離他們兩個有段距離的草叢開口:「那是……使魔?」

 

        瞇著眼盯著草叢,褚紜亞拿出了風符一甩,扇子搧出的風包圍了草叢,最後逼出了躲在草叢裡的蜥蜴。「我靠,中計了!」她一臉不爽。在這隻蜥蜴上有著不太明顯的術法痕跡,帶了點風元素和土元素。想來應該是利用移送陣搶了他們應該拿到的金幣。

 

        旁邊的褚羽漾蹲下身來一把抓起了想要逃跑的使魔蜥蜴,「我們會加倍搶回來。」那罕見帶了些憤怒的黑眸閃過一絲金色的光。怎麼可以這樣搶了他們辛苦的成就,太卑鄙了。

 

        褚紜亞用著前幾天才剛從書上看到的反追蹤法術尋找著那搶了他們金幣的討厭鬼,「這應該是用風元素的快速以及土元素的隱蔽吧?造成我們沒有察覺到。」想到這其實褚紜亞自己有些佩服,畢竟這個方法還滿實用的,至少他和褚羽漾都沒有察覺到,可以學起來。

 

        「……恩,回去可以研究。」褚羽漾站了起來,兩隻手像是打蚊子一樣的把手中的蜥蜴給打扁。

 

        「走吧,要讓他們加倍奉還。」這時的褚紜亞已經帶了些冰炎的狠戾,在找到目的地後開始跑了起來,而褚羽漾默默的跟在後面。

 

        到了國小部的操場後,他們兩個發現操場上有四個人等著他們,國小部制服上掛著的名牌顯示這四位都是六年級生。「呵呵,果然是幼稚園啊,連個反追蹤的術法都施不好。」其中一個妖精族的男生嘈笑似的開了口。

 

        廢話,才剛學而且只有理論,要做到天衣無縫也不太可能。褚羽漾在心裡默默的吐嘈道。看著眼前兩男兩女的組合他拿出了火符喚出一把90手槍,一邊的褚紜亞則是拿著從剛剛就沒有收起來的風符日式和扇,「只要實戰能力夠強就可以了,不像你們還要靠術法來搶我們的金幣。」他反諷著。不過做為一位年僅六歲的幼稚園生,講出這句話實在不是很有魄力。

 

        「是啊,你們的確是算有實力了,多虧了你們我們省了很多力氣呢,真是謝謝啦。」妖精族男生旁的一位人類女孩摀著嘴笑著說。

 

        「散。」這時褚羽漾舉起手來丟出一顆水晶就是用咒把水晶打散將他們六人圍起來,「借了我們的金幣是要付利息的。」語畢就是一發子彈向前。

 

        有本事用法術瞞過褚紜亞和褚羽漾的四人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燈,輕鬆的閃過了其實不是很快的子彈,也就開始反擊。不限任何手段奪的金幣,把人殺了也會有金幣,而且這是學院,人也不會死掉,「我們才要再跟你們拿更多的金幣呢,承讓了啊。」另一位人類男孩說著,爆符一拿就化做長劍往兩位幼稚園生揮過。

 

        長劍被褚紜亞用闔起的扇子擋下,她笑了笑便甩開和扇一揮,帶有殺傷力的風就是劃過眼前人類學長的脖子,再差一點就是頸動脈了。

 

        自以為閃過攻擊的人類男孩得意不久,下一秒就被褚羽漾的子彈爆頭,倒在地上的同時調出了不少金幣。

 

        開場就是這麼激烈,沒有想到只是幼稚園生會這麼誇張的強,這讓剩下的三個人都給嚇著了,可惜就是想逃也逃不掉,他們已經被褚羽漾的水晶結界困在操場。

 

        「我們可說了,『借了我們的金幣是要付利息的』所以把金幣交出來吧。」褚紜亞笑著,漾著天真的臉龐完全看不出有任何除了萌之外的殺傷力。

 

        他們兩個在這四個人身上總共拿到了近兩百枚的金幣,除了可能是他們的99枚之外就不知道剩下的是搶來的還是怎麼拿到的了,反正沒關係,說了要加倍奉還的。

 

        後來兩個人也有做好善後,拿著移動符就將四具屍體送去保健室了,一點也疏忽保持現場完整的工作。

 

        經過了一場算是驚喜的意外後,褚紜亞和褚羽漾不小心走進了這次活動裡最高階的巧克力BOSS--不過他們是在活動結束後的頒獎典禮上才得知這件事--的攻擊範圍,兩人又是爆符風符又是水晶的使用,費盡了一翻功夫把打敗了這異常強的巧克力,花了近20分鐘的時間讓他們兩個累慘了。

 

        「呼……好累啊。」褚紜亞幾乎是整個人都躺在地上,就是頭靠在褚羽漾的身上。他們兩個就是天生的力量強大終究還是幼稚園,長時間的力量輸出對他們的身體來說是很吃不消的,所以現在真的需要好好休息。

 

        「休息個十分鐘吧。」不像褚紜亞一樣失態的躺在地上,不過褚羽漾也是坐著,拿著移動符揮了下,地上便出現了兩杯精靈飲料在移動陣上。兩個人一口氣就將精靈飲料喝下肚。

 

        單就這巧克力一共就掉出了二十枚的金幣這讓兩個筋疲力盡的小孩都驚訝了一番。

 

        在中午十二點時,宣告活動結束的鐘聲響起,每個人的腳下都出現了移送陣將大家送到國小部的集合場,大家也就依序把金幣交了出去。

 

        最終褚紜亞和褚羽漾擊敗了近300顆的巧克力,手上的金幣有500多枚,毫無意外地獲得第一名,而且遠遠的超過了第二名100多顆巧克力和200多枚金幣,前五名除了他們兩個人之外都是小六生。

 

        然後他們兩人又因為擊敗了有國中部能力等級的大BOSS巧克力所以得到了特別獎項,兩位穿著幼稚園制服的可愛小孩頓時成了全場目光焦點。

 

        滿意的拿著獎品,褚紜亞和褚羽漾愉悅的回到家,卻意外的看到了原本應該在任務現場的冰炎和褚冥漾,「唉?父親爸爸你們怎麼會在這裡?」褚紜亞驚訝的問。

 

        「還不是你父親他覺得很麻煩就直接暴力橫掃了……一點情趣都沒有。」褚冥漾撇撇嘴像抱怨似的回答,不過眼底還是帶著笑意完全沒有責怪的意思。

 

        互看了眼,褚紜亞和褚羽漾完全自覺的不多問任何事,便一起拿出了這次的獎品之一地給冰炎和褚冥漾,「這是我和姊要給你們的。」褚羽漾說道。

 

        那是水晶製的動態相框,這對姐弟在學校就把裡面放滿了從他們出生到現在一家四口照的所有影像,是要拿來送給冰炎和褚冥樣的。

 

        看著裡面不斷更換的照片和影像,褚冥漾眼角微微泛著淚光,他這兩位人小鬼大的小寶貝真的非常貼心。冰炎摟著褚冥漾微笑著跟褚紜亞和褚羽漾道謝。

 

        下午冰炎一家四口就照著原計畫出門旅遊,過完了這既是小孩生日又是情人節的一天,在相框裡又增加了不少回憶。

 

        而在幼稚園部有兩位超厲害的學生橫掃國小部這件事不脛而走,據傳聞是冰與炎的殿下與妖師能力者褚冥漾之子,不過這都是後話了。

 

 

FIN.


评论
热度(7)

© 亞里西斯 | Powered by LOFTER